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状态不佳,请多担待


12.


“老顾。”

“干嘛。”

“我觉得可能要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走去吧台给自己倒了杯咖啡。一饮而尽。

疼吧,疼吧。清醒一点。


砰砰砰——

砰砰砰——

啊,不想开门。

砰砰砰——

“白浅川!开门!白浅川!”


“你干什么。”我叼支烟堵在门口。坏坏的看着墨染。

“你在家啊。干什么不开门。”

我打量着她。穿戴整齐,身后一只大大的皮箱。

我伸手拿起门口柜子上的打火机点上烟。

深深吸了一口烟,然后把烟吐在她的脸上。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你这招对我没用。让我进去,说好了今晚住你家的。”

我堵着门。

我拿下嘴里的烟,靠近她的脸,慢慢说道:“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

“我喜欢女人。而你也是个女人。”我看着她露出狠狠的样子。


“所以呢?”墨染插兜挑衅的看着我。

“所以?你要留在这里,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。毕竟——你知道的,我刚刚失去了我的女朋友。”我也模仿她的表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“切,你没那个胆子。”面前的女生甩给我一个白眼。

“没胆子?”

我猛的靠近了她的脸,近到快要亲到她的唇。

墨染往后一个趔趄。哐的一声撞到了后面一户人家的铁门。眼中有些慌乱和一些别的什么情绪。

“呵。”我往前走了一步,手啪的一声按到了她身后的门上,“你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我想我的眼神和语气一定冷到极点。

因为我真的不相信一个很多年前只有一面之缘的女生,就这么巧合的出现在这里。


“浅....浅川?”

身后响起阿七的声音。

呵,正好。

我一直手揽过墨染的腰,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脑袋,没有犹豫,亲了下去。

我看到,一双惊慌的眼睛,放大,逐渐起了雾气。

“啪。”

脸上火辣辣的感觉。这女人下手真狠,半张脸都麻了。

“浅...”

我扭头看向林夜七。

“怎么?还没看够?”我抬手擦了一下嘴角。有一点血迹。

“对...对不起...”

“还准备留下来看戏?”我抬起左手已经快燃完的烟,猛的吸了一口,然后丢掉。

“浅川...我,我不知道...”他局促的看看我,又看看墨染。然后转身跑掉了。


我进屋,拿起收拾好的行李,从侧兜里掏出一个信封,放在桌子上。还有钥匙。

“托你的福,我们现在就得走了。”

我没有看墨染,我知道她还在那里站着。

关窗,关灯,关门。

我看了看默默站着的墨染。又想了想,掏出笔在门上写了留言。

然后两个人,相顾无言,各自下了楼。


“抱歉。”我没有看她,“但你应该回家了。”

墨染没有说话,默默的跟着我。走到大路上,伸手拦了一辆的士。

打开车门,看着她。示意她坐进去。


墨染低着头,天色很暗,路灯照的到她的轮廓,却照不到她的脸。

“白浅川。”

“你应该为你的行为负责。”
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