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
11.




川:


不知你现在可好。我现在安好,不用担心。我很好,除了出不了这间屋子,他们没有怎么对我。你呢,你还好吗?




川:


我很想你。


我想逃离这个笼子。带我走好吗?




川:


我好累。你在哪啊?我好想你。




川:


我三天没有吃饭了。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。今天摔盘子的时候碎片飞到了母亲的脸上。她打了我。




川:


今天我听到母亲在楼下打电话。好像是你。她说我去相亲了。我不会的。我宁愿死去。我不想失去你。




川:


我好想你,好想你......




川:


今天,母亲哭了。她说我有病,我需要医治,而医治的方法就是去和她挑选好的男人相处。我拿起叉子扎了自己的动脉。留了点血。别担心,我找不到动脉,没有扎到,我很好。很想你。




在,哪天晚上呢?1997年六月广州的某一天晚上。我蜷缩在墙角,一封一封的翻看着她写给我的信。


苏蕴写了很多很多。但是我再也看不下去。


撕心裂肺。每一个字都犹如一把尖刀扎在我的心上。


广州太热了。热的我喘不上气来。


小小的风扇嘎吱嘎吱的飞速转着。气流打到空中又被湿热的空气打散。


“嘶-嘶-嘶-”


我只能靠着药剂来舒缓越来越闷的胸腔。我不想再晕过去。那种要死掉的感觉,那种无论怎么用力也无法将空气吸入肺中的感觉。


再也不要有了。




我抱着一叠叠信,一夜无眠。




“顾颜,我想回趟安城。”


第二天我去了顾颜的店里。自己给自己倒了杯牛奶。


“啊?回那里干嘛啊。你好不容易才从那里彻底抽身,你再回去不是...”


“小颜。”成诺姐拉住顾颜说到:“不如我们陪小白回去看看吧。我也想看看你小时候生活的地方。”


顾颜脸色一怔,连瞬间通红。


“那...那好吧……”


“那个......”店门开了个小缝却不见有人进来。“那个...顾颜学姐...白...浅川...在吗?”


听声音是墨染。


这小孩还真是。寻我做什么。


我走到店门口,双手抱臂,也不开门,静静地问她:“找我?”


门口塞了一张叠好的纸进来。


我接过,之间那上面写着:


我知道错了,你别生气了。


呵。真有意思。我轻轻笑了一声。


门又打开了一点,探进来一只小小的脑袋。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,看看天花板看看地,就是在躲避着我的视线。


“我没生气。”我示意她进来坐。


“太好了!”


“你打的又不是我。”我说。


“呃...呵呵...”墨染不好意的挠了挠头对我傻笑。我半天没说话。气氛有些尴尬。她突然开口问:“唉,刚刚听你说你要去哪儿啊?能带我去吗?”


“嗯?”我挑着眉看她。“为什么?”


“因为...因为...因为我是你妹!你得管我!”


我端起自己的牛奶杯喝了一口。淡淡的说:“哦?我们不是没关系吗?你自己说的。什么时候又成我妹了?我可没有什么妹妹。”


“你...”墨染刚想发作,好像想到了自己那天的作为,又蔫蔫的趴下了。


“你就带我去嘛...我想跟你一起待着...”


这下换我呆住了。


这丫头想和我,待在一起吗?


她该不会......


“在家呆着太无聊了,乔陌表哥整天在那里不知道搞些什么请些狐朋狗友到家里去,搞得乌烟瘴气,我烦都烦死了。带我去吧好不好?好不好啊……”


我向顾颜投去求救的目光。没想到两人竟然都装作没看到的样子,你侬我侬去了。


“呃……好吧……”


“我们什么时候出发!”


“呃...明天。”


“好!那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!今晚住你家!你在这等着我,我去去就回!很快的!”说完墨染一溜烟就跑掉了。


我明明没有答应她住我家的啊……


头痛。


我看向顾颜和成诺。两人躲在吧台后面偷偷的笑。


真的是,损友。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