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6.

 

我曾去过苏蕴家。那里空无一人,直到一个月后,那里搬来了新的住户我才慢慢接受苏蕴已经不在这里的现实。

其实一切都没有改变。

我依旧每天去画室画着没有什么内涵的画。听着老师不停地吹嘘。听着同学漫天的八卦。

房东阿姨依旧每天从窗户那里喊我下去吃饭。我依旧是拒绝。

阿七每天见到我依旧是吞吞吐吐的脸红。

顾颜和成诺依旧甜蜜美满。

我曾经想过要离开这里。但成诺姐说,你离开了,万一苏蕴回来怎么办呢?

是啊。我抱着那万分之一的希望和不舍还有日渐模糊和偶尔清晰的回忆,接着留在了广州。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。我也希望在哪一天,苏蕴能站在我面前,迎着阳光,微笑着对我说:“阿川,好久不见。”

 

一个月后的一天,我还在睡觉,房东阿姨又从窗户喊我。

“小川啊,有人电话找啊!你下来一趟。”

房东阿姨,嗓门太大了吧。震得我瞬间清醒。

“好——我马上下去。”

有没有可能,是苏蕴打来的呢……

 

“喂,你好。”是个男人的声音。

“你好,是白小姐吧?”

“嗯。您是哪位?”

“你好,我在家里发现了些写给你的信件。哦,对,我是刚搬来里的,今天收拾屋子的时候,在床缝中发现了十几封贴好的信。这些应该都是偷偷写的。原来的主人可能是知道这些信寄不出去,其中一封后面写了这个号码。我就尝试着打了过来。您看……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取一下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明天,早上九点,我过去取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 

第二天,下起了小雨。

我发现,当她离开的时候,我是没有那么痛苦的。

最痛苦的是,当她不在的时候,你发现你的身边,除了她,剩下的都是你和她在一起的证据。让你痛苦的,往往只是你们在一起时那些回忆。甜蜜的,痛苦的。都印证了她曾在你生命中努力的存在过。

“I pray to be with you ,
through rain and shiny days ,
I'll love you Till I die.”

 

当我敲开那间熟悉的门的时候,出来一位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男生。

“你好,白小姐是吗?”

“你好,是我。”

那人转身进屋道:“进来吧,我刚搬来,挺乱的。”

“不了,我在这里等你就好。”

“哦,那你稍等啊,我这屋太乱了。”

一只黑绒绒的东西从屋子里一下子慢悠悠的走到了门口。“喵——”

我蹲下摸了摸它,“喵——”小家伙突然躺在了我脚边。用脑袋蹭了蹭我。

“哟,这家伙还挺亲你。平时都不让我摸的。真的是,明明是只母猫,偏偏喜欢漂亮女孩子摸。”

男生递给我一叠厚厚的信。有些是拆开的。

他点了一支烟,靠在门框上。眼神有些迷离。“不好意思啊,我昨晚太累了又不想收拾东西,就拆开看了看。”

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。

“没事,谢谢你。换做别人怕是早就丢掉了。”我接过信,一封封确认着笔迹,确实是苏蕴的手笔。

男生没说话。递来一支烟。

“我叫乔陌。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因为要起到一个承上启下和穿插人物的作用。

墨染妹子……你再等等……后面是你的主场!

评论 ( 2 )
热度 ( 7 )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