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5.

 

那天,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见到苏蕴。她就在那里静静地躺着。

我却始终无法叫醒她。

苏蕴的母亲不久后回来了。她没有像往前那样歇斯底里,而是淡淡的让我离开。第二天,我偷偷去看她的时候,她们已经不在那里了。只剩下护士小姐在给床位换些新的物件。

“你好,请问这个病床的人呢?”我轻声问。

护士小姐看了看我,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。“她们今天早上走了。你是……隔壁的吧。认识吗?”

“哦,一个朋友。这样,我去家里拜访好了。”我转身准备离开,小护士又叫住了我。

“哎,你是叫白什么……什么来着……嘶……”她看着我歪了歪脑袋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。

“白浅川。”

“哦对,白浅川。你还是别去了,今天凌晨这个女孩的妈妈给谁打电话来着,好像提到了你的名字。说……嗯……”她表情依旧很古怪,提到我又支支吾吾不愿说。

“说我什么?”肯定没说什么好话吧,从前就是这样。

“哎呀,就是说是你害了她女儿什么什么的。什么之前带坏她,现在又害她出事……你到底干了什么啊?你一个女生,让一个当妈妈的那么那么生气还那么刻薄的说你!我看你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……”小护士往我面前凑了凑,盯着我看。我倒是被盯的发了毛。往后了侧一下,轻笑着说:“你倒是什么都想知道。苏妈妈还说了什么吗?”

小护士气呼呼的朝我翻了个白眼道:“哎呀,我这不是好奇嘛。后来她又说什么要去美国什么的,还和电话里的人大吵了一架,最后说了句要马上走什么的。这不,大早上的,就来了好些人,外头还有好几辆车,背着人就走了,好像是直接去机场了。”

呵,还真是,避我之不及啊。

这样也好。

美国那边,苏爸爸应该会给苏蕴找最好的医院,最好的医生来医治她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我点了点头,准备离开。

“哇塞,这都不生气?”小护士突然跳到我面前来,两只眼睛睁的巨大。

看着这丫头竟觉得好笑,这些事,又与她何关?

我轻声笑了下道:“为何生气?苏妈妈所言都是事实。错确在我,她怨我恨我也是该的。只是……没想到……”

“没想到什么?”她又凑我很近,眨巴眨巴那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我。

“你一个小护士你还真是好奇别人的事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我叹了口气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我只是没想到,她这么快就要带她离开。起码,起码让我再见她一眼啊……”

眼睛真的看不清任何东西,湿热的液体不停地打转打转。

我仰起头,试图把眼泪倒流回去。但它就像苏蕴一样,悄悄从我眼中流走了。

“对不起啊……”小护士在一旁慌慌张张的整理东西。“我只是想八卦一下,没想到你这么难过……你跟她……关系一定很好吧……”她递过来一条手帕。

“谢谢你。她,曾经是我女朋友。”

啪——

小护士好像把什么掉在了地上。

我俯身去捡起已经洒了一地的酒精棉盒。轻轻放到她的小推车上。

“什么?女女女女……可是你你你你也是女……”

我笑了笑,“对,她是我女朋友。”

“曾经。”

如今,我们大概是再也见不到了吧。

 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