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4.



我从来不知道,原来悲伤到尽头,竟然是趋于平静。


苏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。整个头部都被缠上纱布。唯独留下的那一点点皮肤,却也发白的要分辨不出了。


“小白。医生说,她大脑受创,一直在昏迷状态。很有可能会一直醒不过来。”成诺的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,最终放下了。“她的求生意识很弱。也就是说...”


“她不想醒过来。”我坐在床边,看着床上的她。眼眶发热,视线模糊。“她会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。与其醒来,倒不如活在回忆里。”


“老白...”


我知道,我知道,我知道。我明明也不愿意醒来啊。


 


“白浅川,白浅川!”苏蕴这姑娘真是看起来瘦弱,劲儿怎么这么大。晃得我都快散架了。


我根本就没有睡觉好吧。只是,趁着装睡偷偷的看你罢了。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。阳光明暖,但,你比阳光更耀眼啊。


“你怎么又睡着了啊!今天是来给你补课的,你却在这趴着睡大头觉!你你你……”真的是,苏蕴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可爱呢。我心里分明都要乐开了花,却还要装作睡着了。


一把抓住苏蕴的手。


“好了好了。”我装作刚刚被她吵醒的样子,佯装生气的说:“你是要把我摇死吗?”


我一直都觉得,如果临死的时候只能记住这辈子的一个画面的话。那一定就是现在。穿着六中淡蓝白色校服的苏蕴,扎着高高的马尾。眉眼间微怒。一只手撑在桌上,一只手被我握在手中。下午三四点的阳光微黄微红,透过窗外的树打在她的身上。她就像天使一般,散发着光芒。


“你……”苏蕴一愣,拿书用力的怕打我的手。


真的不想松开。


轻嗤一声,最终还是松开了。


我揉了揉发红的手背埋怨道:“你还真是下得去手。”


“阿川……我……你知道,我不喜欢这样的。”苏蕴低着头,正好背过了阳光,她的整张脸都藏在了阴影里。看不清表情。看不出态度。


起身走到她身边。揉了揉她的头。


“没事的。对不起。我不会再这样了。不早了……我们……回家吧。”苏蕴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。我转过身提起书包,整理书本。突然身后的人靠在了我的背上。“对不起……”苏蕴的小奶音传来。


瞬间整个人都要爆炸了。她挨着我,让我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。很想转身抱着她。可是,那一瞬,并没有勇气。


腰上忽然一沉,苏蕴抱住了我。感觉到身后的她用力把脸埋在我背上。小声低喃着什么。


还好,我听到了。


 


“老白?老白?你怎么了?你别吓我啊。老白!”顾颜的声音总是不合时宜的响起。


“小颜,让小白静静吧。”成诺姐仍旧是很冷静的语气。她啊,怕是只会对顾颜有情绪了吧。真是很羡慕她们啊。能好好的在一起。


 


其实那天。


苏蕴说的是:可是,我并不讨厌阿川啊。


亲爱的苏蕴,我可以开心吗。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