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

3.


“阿川,阿川。”耳边响起苏蕴的声音。




一时间,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涌入鼻腔,还有熟悉的药剂的味道。


“苏蕴...”我慢慢睁开眼睛,一张梦境里熟悉的脸模糊的出现。我的眼睛不知为何无法聚焦了。“我这是在哪儿啊……”


“白浅川!”我感觉声音突然变了。用力聚焦之后,却发现是顾颜。“你看看我,能看见吗?”


我分明听见了苏蕴的声音啊……“老顾啊...苏蕴呢?”


“老白,苏蕴她...苏蕴她已经...”


啊?你说什么?苏蕴怎么了?我只是想再见见她而已啊。


我闭上了眼睛。顾颜的声音慢慢变弱,渐渐我又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


“阿川!你抱够了没有啊!”头顶传来微怒的声音。


我抬起头,模糊的眼睛渐渐变得聚焦起来。


“还好...”
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还好什么?”


还好是你啊。笨蛋。




“你这个大笨蛋!快给我起来!”


什么人在用力的摇晃着我,身子都要散架了。


“白浅川!你还想不想见到苏蕴了!快给我醒过来啊!”


我听见顾颜撕心裂的喊叫声。


苏蕴?苏蕴怎么了?我刚刚还抱着她呢……


“苏蕴!”


我猛然惊醒。


感官一下子都苏醒了过来,肺里总觉得缺少什么,我大口大口的吸着气。脑子一阵阵的发懵。


“老白,你可算醒了!急死我了!”


“老白,苏蕴出事了!”


“苏蕴为了赶来看你,出事了!”




苏蕴...


脑子逐渐清醒起来。


对哦。苏蕴去相亲了。


“她不是去相亲了吗。怎么又与我有关了?”我慢慢平复自己的身体,平复着好不容易压下来的思念,抬头做出一副不在意的蠢样子。我知道,我的脸一定难看极了。


“你!你....知道你昏睡了多久吗!你昏了三天了!!苏蕴...苏蕴根本就...”


我摆了摆手,示意她别说了。


我一向喜欢逃避。有时候,我宁愿活在自己的回忆里,至少,梦里的苏蕴我都能触手可及。


我攥了攥手,似乎掌心那里还在微微发烫着。


“....你你你...”顾颜倒吸一口气。半句话说不出来。我倒是有朝一日仿佛能看到她被我气死的那天吧。


“让我说吧,你先缓缓。”顾颜身边女人轻轻抱了抱她。上前来看着我。


“小白,你昏睡了三天。昨天小颜好不容易才联系上苏蕴姑娘。其实她并没有去相亲,只是她母亲为了气你才那么说的,而苏蕴也因为太过激烈的反抗,被父母软禁在家里。小颜给她母亲打了无数电话,才让长辈松了口。同意苏蕴来看你...可刚刚...半小时前小颜接到了局里的电话,说医院附近的路口发生了车祸...小颜去现场确认的时候...发现...发现出事的确认是苏蕴...”


我呆呆的望着成诺。


嘴巴张张合合,嗓子中竟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
“苏蕴现在就在隔壁病房,处于昏迷状态。刚刚她父母出去买饭了,你现在,可以去看一眼她。”


成诺俯下身拍了拍我的肩。


一个瘦弱的女人,拍在我肩上竟如有千斤重。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