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

2.


我做了一个梦。


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
梦到在安城六中初见苏蕴的时候,她和她父亲站在一起,干净整齐的校服,齐肩的马尾。在那天阳光的照耀下,她的一颦一笑,都显得那么温暖。




“呼吸机上快...补液...静脉注射....”


眼前突然黑了起来,耳边响起嘈杂的声音,有些熟悉的,陌生的,往脑子中钻。苏蕴呢?苏蕴呢!




“喂!老白,看啥呢!”顾颜突然拍了我一下,“喔唷,怎么,这才第一天,就看对眼了?可以啊你!哈哈。”


“别瞎说!我随便看看而已。”我翻了个白眼给她。再看向那个温暖的女生的时候,她已经转身走进了学校。


“哎,老白,我跟你打赌,你追不上她。信不。”顾颜那个死女人偷偷在我耳边说道,“打赌一百,这学期结束,你俩要能好上,我再请你吃下一学期一整学期的早饭。怎么样?”这死女人一脸欠样的看着我。


“不打,没兴趣。”我拍开顾颜的爪子,整理好衣服,也进了校门。


“哎,老白,我看你刚刚看人家的时候,眼都直了。你确定?你没想法?”顾颜掏出来两张五十的票子在我眼前乱晃。


“行了你!我是缺钱,但我不会拿人家女孩子的名声来开玩笑。”我拿下她手中的钞票,叠了两叠,又塞到了她的口袋里,“要追你追。我没兴趣。”


“嗨!白浅川,你这人,就是假正经。你不追,我去追。你可别后悔!”我听到顾颜在我身后气的跺脚竟觉得好笑。




“阿川...阿川...”是谁?是谁在喊我的名字。




“你好,白浅川,白浅川?”我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有些恍惚。


“呃?你好。”我有些发晕。“怎么?”


“这个”她递过来一个没有拆封的精致的盒子,上面写着:给全天下最美的苏蕴的礼物。“这个是你们班的顾颜同学偷偷塞到我课桌里的。麻烦你,还给她。”


该死的顾颜!


“你怎么不自己还给她。”我看着她微微发怒的眉眼,竟还觉得好看。有些出神。


“哦,我不是她想的那种女生。”


难道她发现了?


“也不想和她那种人扯上什么关系。也不会加入你们那些小团体。用这种方法拉拢我是没用的。”


哦...原来是把顾颜当成什么不良少女了。哈哈。


苏蕴拉过我的手,把盒子放在我手心。道:“我看你也不是那种女孩,以后也别和她走那么近了。当心被带坏了。知道吗?”


糟糕,手掌上,被她触碰过的肌肤,火辣辣的在跳动着。她细嫩的手指划过我掌心的触感一遍一遍的在沿着轨迹跳动着。我看着手心,再听不见苏蕴后来都说了些什么。


只道了句“我会转交给她的。”便转身离开了。


只有那只被苏蕴抓过的手,紧紧的攥着。好想要留住那一刻的感觉。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


噗通一噗通一噗通




心脏跳动的厉害。耳边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哭声,喊声,嘈杂的让我心烦意乱。我只想...看到苏蕴啊……




“嗨,阿川!”眼前突然晃过一道光,刺得眼睛生疼。


“阿川,你怎么了?”我感到有一双柔软的手覆在我的眼睛上。又出现了那种火辣辣的触觉。但却很温暖很熟悉。


我摸了摸那双手。“苏蕴?”


“嗯,我在,你还好吗?”那双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发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很想抱着我面前的这个人。


“阿蕴。”我伸手环住了身前的人。感受到她不自然的轻微挣扎。我环的更紧了。“就一会儿,让我抱抱你。”


我感受到阳光,微风,还有怀中人散发出来的温暖气息。脑中的嘈杂声,啸鸣声,都被这一刻的温暖覆盖。我什么都听不到。只有她的心跳声还有我的,噗通,噗通,噗通。频率缓缓契合,逐渐一致了起来。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