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

1.



1997年夏,广州的天气闷热的像身处地狱一般。


“好热...”我是被热醒的,空调的嘴分明还张着,却没有一丝凉意。


“小川啊,今天停电啦!可能到晚上才来电呢!”房东阿姨从楼下的窗口大声呼喊着。


“好...知道了阿姨。阿姨,我等下下去打个电话!”水管里的水一开始是凉的,慢慢的就变成温热的水。“这天还真是热啊……”


打开门准备下楼,一阵热浪夹杂着湿气扑面而来。嚯,这天,也太闷了吧……


“呀,小川下来了呀。还没吃饭吧,来吃点东西呀!”房东阿姨是个好人,特热情,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也要跟我聊上几句。


我知道她只是想让他儿子多点和我接触的机会。“不了阿姨,我就打个电话。”虽然那男孩人挺好的,也很善良。不过我们不是一路人。


“哎呀,你就在这吃吧,不然等下还不是要到外面吃嘛。是不是阿七!”房东阿姨不知觉的提高了嗓音,拿胳膊碰了碰那男孩儿。示意他说话。


“嗯,是..是啊浅..浅川...来吃点饭吧……”


我看着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,脸上一片绯红,竟不觉得好笑。


“谢谢阿姨,谢谢阿七,我还是吃不惯这里的饭菜,等下和朋友打过电话要出去吃饭了。”我笑笑道。


“啊,那好吧,那晚上回来到阿姨家吃饭呐!”真是不依不饶。“唉,知道了。阿姨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


“喂,你好,我找苏蕴。”


“哦,我叫白浅川,是她朋友。”


“好的。”


“喂!阿蕴!你....哦……嗯,好,我知道了。再见。”




“喂,你是白浅川吧。我是苏蕴的妈妈,我已经让她去相亲了,你不用再打电话来了。我不会让她见你的。”


 


捏着口袋的那只戒指,心里竟说不出的涩。


广州的天还真是热啊...仰起头努力让眼泪憋回去。它就是在那里打转打转最终还是从眼尾流到了耳朵里。


“阿姨,广州还真是热啊……”


“哎呀,是呀。不过这么久了也都习惯了...”


真的好热,肺里快要炸开了。感觉马上就要喘不上气了,嗓子发紧,我开始用力吸气,每一口气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,伴随着耳内巨大的哨音,能吸入肺里的空气少之又少。


“药...药...”




伴随着啸鸣声的还有模糊不清的房东阿姨的喊叫。


我完全忘记了,药已经用完了,今天,本来是要和苏蕴一起去医院,然后,把戒指给她戴上的...


呵...真的是......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