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画画的 偶尔写东西

新画风

画了小蜘蛛耶✌️

昨晚的梦。今晚不知还能不能梦到。

昨晚做了梦。

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了。反思依稀记得她的长相。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
但是在梦里我们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。

后来她带我去她家。她有一个双胞胎姐姐。

突然我们的关系被她父母知道了。

她父母很客气的“请”我离开了她们家。就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,她不顾一切跑出来找我。

记得在梦里我紧紧的抱着她,她也紧紧的抱着我。

虽然只是个梦。但是,那个女孩儿真的有勇气放下一切跟我在一起吗?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11.


川:


不知你现在可好。我现在安好,不用担心。我很好,除了出不了这间屋子,他们没有怎么对我。你呢,你还好吗?



川:


我很想你。


我想逃离这个笼子。带我走好吗?



川:


我好累。你在哪啊?我好想你。



川:


我三天没有吃饭了。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。今天摔盘子的时候碎片飞到了母亲的脸上。她打了我。



川:


今天我听到母亲在楼下打电话。好像是你。她说我去相亲了。我不会的。我宁愿死去。我不想失去你。



川:


我好想你,好想你......



川:


今天,母亲哭了...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如果说白浅川是我的话,那么墨染应该就是我封锁在内心最深处的那一抹光亮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9.


“其实你不用这样的。”墨染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我歪了歪头问她:“哪样?”

小姑娘有些不自在,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子看,双手不自觉的揉搓着。

公交车开到不快,偶尔停下。上来很多人,又下去很多人。偶尔路过茂盛的榕树,长长的树枝伴着阳光不停地闪烁。斑驳的光映在墨染的脸上、身上,嘈杂的人生和报站的声音让我陷入恍惚。


“就这样啊。”苏蕴有些恼怒的抬头看着我。“你怎么这么笨啊!我都教了你好多遍了!”

看着她发怒的样子十分可爱。我偷偷抿着嘴不敢笑。

“看好了!我再教你一遍。先这样对折,再这样折过来,然后再……”苏蕴认真的折着手里的纸。窗外大树的影子一摇一摆的映...

这张图快哦哈哈哈

今天画了张图

脑洞脑洞啦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8.


我一直都认为世上没有巧合,所有的巧合都是必然存在。


包括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墨染。



巧合在,那日在医院刚好是她在收拾苏蕴的床位,巧合到是她听到了苏蕴母亲的电话。巧合到乔陌搬到了苏蕴家,巧合到乔陌和她是相识。巧合到,刚刚一个在路上呼喊奔跑的少女,就是现在站在我面前,伸手打招呼的墨染。就是那日在医院收拾床位的小护士。



我没有伸出手。对着她笑了笑道:“现在认识了。你知道我叫什么。”


拿起剩下的牛奶一饮而尽。走去放在吧台的水池里。


“阿诺姐,今天请我喝吧。”我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
成诺突然嗤笑一声。我看着她,也崩不住笑了起来。


“哎?你们笑...

今天不想写了...

好烦....

我在1997【百合】(原创)(晋江已更)

7.


我看了看乔陌通红的眼睛。接过了那只大前门的烟。

“啪嗒—”

乔陌帮我点燃那只烟。“咳咳。”其实我从来没抽过烟。但这烟进入嘴中顺着气管游走在肺部的感觉,却意外地不错。

乔陌轻笑。“我看了你的故事,作为交换,我请你喝咖啡。”

我看了看手中的信同意了。

“那你稍等,我拿下东西就走。”

“去Destin怎么样?我刚来这边,听说那里不错,老板养了几只猫。”乔陌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,看起来倒是清爽了许多。左耳的黑色耳钉一闪一闪的,有些夺目。

“嘶——呼——”我抽完最后一口烟,把烟头踩灭道:“可以。那里我挺熟的。”

乔陌偷偷笑了下,“你这烟头踩得倒挺熟练。就是抽的不怎么...

© 南星Naiy | Powered by LOFTER